第六百一十五章 破局(1 / 1)

抗战之血肉丛林 疙瘩 1945 字 1个月前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其中有几个家伙,居然属于那种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主,事到如今了,还是没打算就这么束手就擒。

其中就包括了站着答话的那个为首的军统特务,他一看到方汉民,就悄悄的把手伸到了腰间,想要摸腰间枪套里插的手枪,脸上的表情扭曲,面目狰狞,他这会儿满心都是屈辱的感觉,想起昨天晚上下山之前,他信誓旦旦的对白有强发誓,一定要找到方汉民。

可是现实却狠狠的打了他一个大耳光,方汉民他是找到了,但却是方汉民主动找到的他们,这要是被方汉民给生擒活捉了的话,就算是回头放了他们,他们回去之后,又有何面目见人?

这家伙还是有羞耻感的,所以他决定拼了命也不能投降方汉民,当他把手探到腰间枪套旁边的时候,突然间对着方汉民怒吼道:“逆贼!老子决不投降!抄家伙……”话音未落,他就想把手枪从枪套之中拔出来,另外还招呼手下的那些人也都赶紧去拿枪反抗。

方汉民看到这一幕,内心中不由得一阵悲哀,他给了这些人机会,可是这些人却选择了死亡,于是他一抬手扣动了扳机,哒哒哒三颗子弹射出枪膛,那个为首的家伙胸口顿时就腾起了三团血雾,而此时他的手刚抓在腰间的枪柄上。

只见这个家伙抽搐着松开了尚未掏出来的手枪,如遭重锤一般朝后飞跌出去,咣的一下倒在地上,大口的吐着血,转眼就不行了。

而他手下也有几个家伙冥顽不化,听到他们的头喝令他们去夺枪反抗,于是立即就跳起来扑向了他们摆在一旁的枪支,想要夺枪进行最后的顽抗,但是不等他们抢到枪,周围的枪声就响了起来,这些家伙顿时就跟跳舞一样的蹦了起来,浑身喷着血雾,一个接着一个的抽搐着一头栽倒在地。

不过还是有十个军统特务最终犯了怂,刚才听了方汉民的喝令之后,选择了投降保命,双手抱着后脑勺脸朝下趴在了地上,这一通枪声响起的时候,他们抱着脑袋趴在地上吓得是哇哇大叫,有的人吓得裤裆当场就湿了,只怕子弹会打在他们身上。

更有一个家伙,感觉到什么东西扑倒在他后背上,侧脸一看就看到一张沾着血滴,带着绝望表情而且熟悉的脸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这个人他认识,平时还算是比较熟悉,跟他编在一个排里,训练的时候就经常在一起,但是这会儿却已经身上喷着血,两眼空洞的倒在了他的身上。

看到这个同伴死在他的身上,这家伙抱着头嚎啕大哭了起来,把脸埋在地上,浑身直哆嗦。

“饶命,饶命呀!饶命……”还有人趴在地上,双手抱头歇斯底里的大叫着,求饶着,这会儿他们再也不像昨天晚上出发之前那样牛气哄哄了,剩下的只有狼狈不堪和精神崩溃。

曹友德听到了前面响起的枪声的时候,立即意识到方汉民已经跟那些诱饵交上了火,于是再也不敢拖延,把枪栓一拉,用力朝前一会手臂。

跟着他的那些军统和守备团的精锐,立即都开始呼呼啦啦的拉栓上膛,端起枪支朝着枪声响起的方向快步冲了过去。

他们距离枪响的位置并不算远,最多也就是二里地的样子,撒开腿之后,根本用不了多长时间便能赶到交火的地方。

可惜的是他们还是来晚了一些,因为白有强怎么也没料到,方汉民和他丢出的诱饵,会以这种方式见面,什么交火,根本就是单方面的枪毙,他丢出的这些诱饵,连一枪都没来得及放,便被彻底解决了。

曹友德也听到了,枪声很短促,时间非常短,就听见砰砰砰一阵乱枪之后,枪声就停止了下来,曹友德心中猛地一紧,立即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时间居然没了主意。

这会儿他已经招呼他的手下们,发动了冲锋,这个时候到底该立即收兵,还是应该冲上去打方汉民一个措手不及?

一时间曹友德居然没了主意。

也就是刚刚犹豫了片刻的工夫,他的前方就又响起了密集的枪声,子弹嗖嗖的就朝着他们这边飞了过来,冲到前面的两个军统和一个守备团当兵的,当场就惨叫着一头扎在了地上,挨了枪子开始满地打滚的呼救了起来。

剩下正在朝前冲的那些军统和守备团的官兵,顿时被吓了一跳,赶紧扑倒在地,各自慌忙寻找隐蔽的地方躲避射来的子弹,并且依托隐蔽物开始向着前面开火的方向射击了起来。

山中顿时就枪声大作,双方隔着一段距离展开了况,厉声大吼着调动手下的兵力展开,向着两翼兜过去,准备包围前方方汉民一伙人。

这个时候突袭战已经没有意义了,由于方汉民解决掉诱饵的时间太短,并且提前预感到了曹友德的到来,结果破掉了白有强这次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之计。

曹友德虽然按照原计划赶了过来,可是到底来晚了一步,未能对方汉民一伙人形成前后夹击之势,暂时僵持了下来。

不过曹友德这次也没犯怂,看到方汉民这边已经提前有准备,随即改偷袭为强攻,把部队展开,对方汉民那边试图形成包围之势。

这个时候双方的兵力其实是处于相仿状态,曹友德带来的人只有七十多个,方汉民这边也有五六十人,从双方实力上来说,相差并不大,可是曹友德却还是毅然决然的选择了硬杠方汉民,并且采取了抢攻的战术,试图抓住主动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