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我们是活在后果里(1 / 1)

位于英国伦敦的西北部的格里莫广场十二号这几天都非常热闹。

在陋居被食死徒们用厉火烧成了灰烬后,无家可归的韦斯莱一家接受了小天狼星的邀请,暂时搬到了布莱克祖宅中居住——在确定神秘人被这么赶跑后,凤凰社们也不禁放松了些警惕选择了这个理论上存在少许安全隐患的地方,而作为保险,白巫师邓布利多为了能够亲自保护哈利,也暂时选择住在了这里。

幸好在克利切不能提供服务后,布莱克家弄了台巧手机器人作为自己的保姆,不然仅凭韦斯莱夫人实在是难以负担这样繁重的家务——除此之外,就只有家务能力熟练的哈利以及金妮和偶尔会来帮忙的唐克斯能替韦斯莱夫人分担一些。

相应的,还有几天就到来的生日,对于哈利来说和往常截然不同,这应该是他有生以来度过的最热闹的一次。

在进入霍格沃茨后、在他三年级之前的人生中,他几乎都是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地躲在女贞路四号为自己庆祝生日,德思礼夫妇会送给他挂衣钩和旧袜子之类的东西做礼物,直到后来遇到艾伦和福莱格后他才开始有了一些正常小孩的生日经历。直到三年级后和小天狼星相认,之后的生日基本就是教父陪教子一起度过了,虽然比小时候幸福了不少,但像今年这样这么多人齐聚一起的情况还是非常少见的。

但这几天,在这所布莱克家族的祖宅中,那些不断进进出出的凤凰社成员,让哈利不断听到那些被捕的、还有在圣芒戈魔法伤病医院中治疗的凤凰社成员的消息,哈利只觉得心中沉甸甸的,难言的悲伤和负罪感压得他喘不过气。

今早,哈利迈着沉重的脚步走进位于地下室的厨房,四周是粗糙的石头墙壁,有一个壁炉在最远处,铁罐悬挂在天花板上面,还有一张可以容纳很多人坐下的桌子和很多把椅子。韦斯莱先生一家已经坐在上面。

看着那些招呼他入座的笑脸,哈利避开了它们低垂了头,只觉得自己的眼角有些酸涩,这些年带给他家一般的陋居现在已经被烧了个精光,韦斯莱先生一家只能暂居在小天狼星这里——而这一切都是为了他。

“小心,哈利。”乔治一把将哈利前面的一把椅子挪开,避免了哈利的膝盖和椅子撞到的命运。

“噢,谢谢你乔治…”哈利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瞥了眼乔治脑袋侧边那个黑乎乎的洞口,多亏韦斯莱夫人的精心照料,乔治的伤口已经变得光滑平整,但是哈利还是不习惯,虽然双胞胎兄弟拿它开了许多玩笑,“抱歉…”

“你不用每天都告诉他一次…而且现在大家都不会把我们弄错了。”弗雷德晃了晃魔杖,“乔治,你不应该阻止我,我们没有一模一样,这少了很多乐趣。”

乔治把弗雷德手中的魔杖按住:“如果你这么做,我想安吉利娜可能会把我另一边的耳朵也割了。”

哈利的心也猛地一沉,他想起这几天看见弗雷德在镜子前对着自己的耳朵比划,他之前以为他只是心疼乔治,但现在才意识到对方是想要照着乔治的样子,给自己的耳朵也来那么一下…

身上因严刑拷打咒造成的伤势已经完全痊愈的亚瑟·韦斯莱灵活地转过身:“这并不好笑,弗雷德。”亚瑟就这么盯着自己的双胞胎儿子好半天,他认为这个儿子可能真干得出这样的蠢事来。“如果你再提一次,我就把事情告诉你妈妈,让莫丽来对付你。”

弗雷德有些紧张而又敷衍地低声喊道:“我错了爸爸。”

没过多久,餐桌两旁就坐满了人,作为凤凰社的总部,因为要研究事情,经常有凤凰社的成员来吃饭,小天狼星心不在焉地靠在椅子上看着卢平将从小餐室紧连的厨房里,帮莫丽和唐克斯把她们做好的早餐端上餐桌。

“金妮,帮我把这份送去给邓布利多,他估计又在想什么问题走神了…别打扰他,放进房就行。”莫丽又盛了不少太妃手指饼放在了一个盘子里,这是一种和巧克力松糕很像的食品,但它的内部含有太妃糖,较为酥脆。

隔着桌子的金妮接了过去,“他似乎最近精神状况不太好…唐克斯也是,我都没想过她原来这么爱读书…”

“金妮麻烦你了,放到桌上就行…”邓布利多的声音传来,他走进了地下室,“抱歉,莫丽,这几天经常辜负你做的美味。”

“你应该多休息休息,你看上去太累了…不过也算来的正好阿不思,伦恩·哈里斯部长并不肯通融…”金斯莱·沙克尔低沉的嗓音响起,“不过他们并没有受苦,只是在监狱里被限制了自由。”

“这次因为巫师电视的关系,这次行动的前因后果所有人都知道的一清二楚…魔法部不可能为了我们凤凰社徇私…”卢平的眉头皱在了一起,“我们这次的行动的确违法了保密法,让魔法部在国际巫师联合会面前很被动…”

“纯血家族们…包括我自己沙克尔家的一些亲戚…”金斯莱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在艾伦·哈里斯如此强势击败神秘人后,内部意见也产生了分裂,一些人认为哈里斯已经势不可挡打算投诚了,他们认为如果阻止不了哈里斯教学,那不如就直接改为支持他的行动,争取第一时间赶上这场改革,尽量减少损失确保自己的地位,而有一些人在绝望之下有些歇斯底里了,你看到他们在杂志上说的,在这种哈里斯刚击败神秘人声望正好的情况下,试图用保护伞收购霍格莫德是为了榨取巫师们的财富这样不痛不痒的理由进行攻击…”

“他们最先支持了我,然后我失败了,之后一些人又试图把期望放在汤姆身上,现在汤姆也失败了…他们现在不知道该怎么阻止哈里斯的这场改革,但又不服气…”邓布利多叹了口气,“不仅仅是保护伞…刚才我收到了马人的消息,说有巫师告诉他们霍格沃茨的改革会印象到他们的生存询问我的情况…那些纯血家族似乎是想通过煽动那些非人种和霍格沃茨的对立来给艾伦制造更多麻烦。”

“凤凰社大部分人都可以减刑,除了疯眼汉外会实打实的蹲一阵…”小天狼星的声音突兀地响起。

一时间,所有人都停止了进食,看向了小天狼星。

“哈里斯邀请我去魔法部任职,我借机提出这个条件,让那些被抓的凤凰社成员可以获得减刑。”小天狼星摊摊手,轻松地说道,“不过疯眼汉嘴巴太臭他们不肯。”

哈利只觉得自己嘴里的培根难以下咽,小天狼星那样热爱自由的人,怎么受得了魔法部那些条条框框的束缚。

“没关系哈利,我是去那个约瑟芬·哈里斯管理的神奇生物管理控制司…说来也巧,我刚好选的就是马人办公室…”小天狼星看向消沉的哈利,洒脱地说道,“没有马人会使用这项服务所以工作很闲,事实上按照惯例,如果魔法部里有谁被派到这个部门,那么他离解雇不远了…”

“但小天狼星,我现在可不认为哈里斯身上有什么巧合…”金斯莱摇摇头,“还有他们放任纯血在敛财问题上对他们的攻击…我担心到时候这些纯血家族又会更进一步把自己的名声搞的更臭一些,我听以前我带过的学生偷偷告诉我,哈里斯其实也在查那些家族的一些不痛不痒的罪证…我不理解他们双方为什么要如何利用这些东西扯皮。”

“呃呕咳…”罗恩发出了怪声打断了众人,他皱着眉头吐出了嘴里的鸡肉:“唔…妈妈,这块鸡肉生得还带着血呢。”

兄长这幅不文雅的模样让金妮嫌弃的往哈利那边靠了靠。

“你吃的应该是属于我的那份。”比尔的脸上还有着几道狰狞的伤疤,他将自己还没动的碟子和罗恩调换了个,“肉食生一点会更**鲜美,我最近很喜欢。”比尔敏锐地察觉到了哈利紧紧攥住手里的餐刀,满不在乎地说道,“保护伞公司研制的狼毒药剂非常有效,我不会变成狼人的,除了只是更改了饮食口味外没什么大不了的。”

“还有哈利,陋居的问题其实是我和弗雷德的责任,我们两个为神秘人特制的礼花将他惹火了。”乔治被哈利的婆妈弄得有些烦了,于是也借机劝了一次。

“没有谁因此真正离我们而去,这是值得庆祝的事情,另外,事实上如果不是圣芒戈医院的治疗师太过小心,麦格教授我认为她早都可以出院了….”亚瑟对着哈利举了举自己的酒杯。

“哈利,活着的目的是什么呢?”邓布利多慈祥的声音温柔地从的嘴里冒了出来,注意到哈利迷茫的眼神,他笑了笑,“我想表达的是…我是说,如果我一味回头就看不到前方,是这些后果才造就了如今的我们,我们是活在后果里,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