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盛谦带头鼓掌,其他宾客自然大力捧场。

  一时间,大厅中掌声雷动。

  在轰然雷动的掌声中,安正林的冷汗流的更快。

  鹿泞冲宾客微微颔首示意后,目不斜视的穿过人流,在大厅一角的钢琴前坐下。

  很快,琴声响起。

  在悠扬悦耳的钢琴声中,鹿泞开口歌唱。

  少年清越的嗓音,清脆时干净如潺潺流水,低沉时磁性带了点沙哑,动人心弦。

  大厅中的人屏住呼吸听着,心说周盛谦原来没吹牛,这少年不止脸好看,歌声确实少有的动听。

  叶星北站在二楼扶栏边,越听越觉得她捡到一个宝,越听越激动。

  顾君逐捏捏她的肩膀,“嗨,宝贝儿,你不觉得你眼睛太亮了吗?”

  叶星北忍不住笑出声来,身体半靠进他怀里,叹息着说:“那可是我的摇钱树!你看着金光闪闪的摇钱树的时候,你眼睛能不亮?”

  “当然可以,”顾五爷懒洋洋说:“赚钱对我来说太容易了,我钱多的几辈子都花不完,摇钱树有什么稀罕?”

  叶星北:“……你这种一点都不谦虚的有钱人,就该拉出去人道毁灭!”

  “没这道理!”顾君逐捏捏她的脸颊,戏谑笑她:“我看你就是看我钱多,羡慕嫉妒恨!”

  “哼哼哼!”叶星北语气不善的哼了几声,飞他眼刀子:“你等着,我就快赚大钱了,赚很多很多钱!到时候黑卡钻石卡贵宾卡,砸你一脸!”

  “那敢情好!”顾君逐圈住她的腰,下巴抵在她的肩头上笑,“我什么饭都吃过,就是还没吃过软饭,求五少夫人赐我软饭吃!”

  叶星北:“……滚!”

  叶星北觉得在这天籁一般的歌声中,他们不好好欣赏,而是在这里聊骚,简直天理不容。

  可顾君逐这个幼稚的家伙,下定决心不让她好好听歌,一直撩到鹿泞一曲结束,他才满意的闭嘴。

  叶星北:“……”

  幼稚!

  太幼稚!

  比小树还幼稚!

  鄙视!

  鹿泞一曲唱完,站起身,微微弯腰,冲宾客们致意。

  掌声响起。

  这一次,比他唱之前,更热烈了几分。

  已经有许多千金闺秀,看着鹿泞眼里放光。

  掌声散去时,胆子大的,便朝鹿泞围了过去,你一言我一语的和鹿泞搭话。

  矜持是什么?

  名媛风度是什么?

  在顶级的美色面前,这些都是不存在的!

  一群舟城名媛中,还有几位是叶星北的粉儿,缠着鹿泞一个劲儿的追问鹿泞Asterism是男是女,是胖是瘦,多大年纪,长的漂亮还是英俊。

  在粉丝眼中,Asterism不管是男是女,多大年纪,必须风华绝代,男的就是俊美无俦,女的就是艳冠群芳。

  长的丑?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能写出那样惊采绝艳歌曲的人,怎么可能长的丑呢?

  鹿泞觉得她们真相了。

  叶星北是他见过最美丽的女孩儿。

  不管是才华、灵气还是颜值,都当之无愧于“精灵”两个字。

  他不是普通人家出身,鹿家虽然不及周家显贵,但他外公外婆和母亲都是知性优雅的人,培养出他一身雍容不凡的气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