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雨濛这么快就能挽着别的男人的手臂,言笑晏晏,她真的爱他吗?

  她以后真还会回到身边吗?

  想到或许何雨濛永远都不会回到他身边了,他一阵烦躁,恨不能立刻结束这订婚宴,带着何雨濛离开。

  听何雨濛温温柔柔的叫他“尧哥”,方尧有种手脚都没处放的感觉。

  他正绞尽脑汁的想着说点什么,给何雨濛撑场面的话,让在场的人不敢轻视何雨濛,忽然,他们身后响起一声激动到难以置信的喊:“濛濛?是你吗?濛濛!”

  何雨濛愣了下,转身看过去。

  她的母亲何嘉韵急匆匆朝她跑来。

  何嘉韵的脚步甚至有些踉跄。

  在她身后,跟着她的丈夫林凡。

  她和林凡先后冲到何雨濛面前,停住脚步。

  夫妻俩难以置信的目光打量着何雨濛,何嘉韵颤抖着声音问:“濛濛?是你吗?濛濛,是不是你?”

  她和丈夫正在公司忙碌,忽然接到电话。

  有人在电话中告诉他们,他们的女儿濛濛此刻正在岳阳酒店。

  电话挂断后,他们收到了一张照片。

  照片中的女孩儿,纤细柔弱,五官精致,漂亮中透着一股缥缈的灵气,仿佛像是烟雨图中秀气的仕女。

  虽然他们已经八年没见到他们的女儿,可照片中的女孩儿,俨然就是他们女儿的模样。

  他们立刻放下手中所有事,匆匆赶来岳阳酒店。

  远远地,他们就看到了照片中的女孩儿。

  何嘉韵紧张激动的像是得了心脏病,不顾一切的跑到何雨濛的面前。

  何雨濛看着眼前的林凡和何嘉韵,一阵恍惚。

  她……爸妈……怎么来了?

  何嘉韵激动的满脸通红,浑身颤抖,用期待又带着点畏惧的目光看着何雨濛。

  她找她的女儿,好了好多年了。

  每次有他们女儿的消息,他们就怀着紧张又期待的心情赶过去。

  可是每次,都是白高兴一场。

  现在,她女儿活生生的站在她的眼前了,她有种极大的不真实感。

  她怕眼前的一切都是假的。

  她怕她女儿冷漠的告诉她,不,你们认错人了,我不是你们的女儿。

  她经历过太多次失望。

  每一次失望,都像是用刀子割她的心一样。

  她怕这一次,也是空欢喜一场。

  她太怕了……

  何雨濛看着眼前激动又无促的何嘉韵,沉默良久,才缓缓启唇:“妈、爸,你们怎么来了?”

  妈、爸。

  这两个字一出口,何嘉韵呜咽一声,猛地扑过去,紧紧抱住何雨濛,嚎啕大哭:“濛濛,你回来了?你回来了?!妈妈找到你了?这是真的吗?妈妈不是在做梦吧?”

  在她们身后不远处,蒋母的脸色无比的难看。

  她招手交过蒋父身边的保镖:“去,叫酒店经理!今天是我儿子订婚的好日子,她们在这里大哭大叫,成何体统?让他们来人,赶紧把他们赶出去!”

  保镖领命,转身欲走,被蒋父一把拦住,“站住,不许去。”

  蒋母看向他,一脸气恼,“为什么不让他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