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君逐摸摸他的小脑袋,“安全第一,知道吗?”

  他左右看看:“你阿崇叔叔呢?”

  他发现,只有雪诺和雨诺看护着他们,温崇不在。

  温崇的判断力很强。

  如果温崇在的话,小树苗儿如果有危险,他能及早发现。

  有温崇看着,他比较放心。

  “阿崇叔叔有急事走了,”小树苗儿仰着小脸儿看着他说:“阿崇叔叔接了一个电话,接完电话之后,阿崇叔叔的脸色一下变得很可怕。”

  “然后,阿崇叔叔把小丞哥哥叫过来,让小丞哥哥看着我们,他就走了。”

  “后来,雪诺哥哥和雨诺哥哥来了,小丞哥哥有事,小丞哥哥就走了,只剩下雪诺哥哥和雨诺哥哥看着我们了。”

  顾君逐微微皱眉:“你阿崇叔叔的脸色,接了电话以后,就变得很可怕?”

  “是呀,”小树苗儿使劲儿点小脑袋:“没接电话的时候,阿崇叔叔还看着我笑,接完电话之后,阿崇叔叔的脸色一下就变得很吓人,像是要杀人似得,把小丞哥哥叫过来,他跑着就走了。”

  叶星北:“……”

  跑着就走了?

  这是什么形容!

  她儿子叙事很有条理,就是有时候这用词,还是无法恭维。

  “我知道了,”顾君逐摸摸小树苗儿的小脸儿,“乖,去玩儿吧。”

  “好!”小树苗儿歪头问叶星北:“妈妈,快熟饭了没?我饿了!”

  “快了,”叶星北说:“你吃了那么多甜点你还饿?”

  小树苗儿嘻嘻笑,“我要吃薄荷姐姐和晚晚姐姐做的好吃的!”

  叶星北拍他的小脑袋瓜儿,“你直接说你馋了就得了呗?还非要说饿了。”

  “我就是饿了,”小树苗儿说:“妈妈,饭熟了要叫我哦,我要吃肉肉!”

  叶星北点头,“知道了,去吧。”

  顾君逐手里拿着手机走到一边,给温崇打电话。

  手机很快接通,温崇的声音冷沉:“五哥?”

  “嗯,”顾君逐问:“出什么事了?”

  “我继母,”温崇咬牙说:“她算计了茶茶,想把茶茶嫁给一个病人。”

  顾君逐扬眉:“她的伤好了?”

  “出院回家了,能下地走动了,”温崇说:“所以她又开始作死了。”

  “你表妹怎样?”顾君逐问。

  温崇说:“暂时还没事……但是,我爷爷竟然赞同让茶茶嫁给那个病人。”

  他的语气中,浓浓的失望。

  他是温老爷子唯一的孙子,温老爷子一直很疼爱他,他也很敬重温老爷子。

  人家说,有后妈就有后爸。

  在后妈手里讨日子,会很难过。

  但因为他爷爷的强势,他没在他后妈手里吃什么苦。

  唯二两次被他后妈算计,第一次是给他报名,让他去当兵。

  他心甘情愿。

  虽然他被迫提前退役,没能在部队混出前程,但他一辈子都不后悔曾经当过兵。

  第二次,就是被他后妈用腹中的孩子陷害,被迫离开军队。

  除此之外,他爷爷将他护的严严实实,不管他后妈怎么挑拨,都在他身上占不到一丝的便宜。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